倾城之链

  这些年都没闲来就看看综艺的习惯;因此知此歌还是在最近这几日。对,就是因今夏那部撩拨了无数人的《大圣归来》。观影前就有在《大圣归来》微信片花反复听诵,当然也有那首《从前的我》。观影之后的两日,多半更是在此单曲循环中度过,跟诸多网友一般,一时爱之成痴。

点击这里查看《悟空》歌词


月溅星河 长路漫漫
风烟残尽 独影阑珊
谁叫我身手不凡
谁让我爱恨两难
到后来 刚肠寸断
幻世当空 恩怨休怀
舍悟离迷 六尘不改
且怒且悲且狂哉
是人是鬼是妖怪
不过是心有魔债
叫一声佛祖 回头无岸
跪一人为师 生死无关
善恶浮世真假界
尘缘散去不分明
难断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我有这变化又如何
还是不安还是氏惆
金箍当头 欲说还休
我要这铁棒醉舞魔
我有这变化乱迷浊
踏碎凌霄 放肆桀骜
世恶道险 终究难逃
这一棒
叫你灰飞烟灭


  大爱这首歌曲,在于喜欢曲子韵律,欣赏所填的词,更在于词曲背后潺潺塑造的意境;倒也有些爱屋及乌的欢喜,这歌曲很是暗合了钟爱的《大圣归来》中猴哥的曲折遭遇,也偶然映射性格蜕变和最重结局;倘若失能在合适定格中插播这首歌曲,相得益彰的结合,其造就的化学反应想必犹大胜今日数倍(当然,如今《悟空》也因为《大圣归来》而在各大平台,广大音乐爱好者那里大居高位)。

  可以听得出,《悟空》完美融汇了流行和传统元素;节奏上层层递推,缓急得当,爆发合宜,曲终而平,一切都拿捏的相当让人舒服。更是揉入钢琴竹笛,以及京剧等,毫无违和感的同时,更觉新意和舒畅。其填词,可谓大气中带着慈悲;大处着眼的基调,大有睨千古横万世之气概;而面人生,有着万丈豪情,却又有无奈的凄怆。“叫一声佛祖 回头无岸…”!短短百字,尽显了猴哥豪气过往,历经五百年压制后的沧桑,由此而衍生出的知悲,懂悲,以及升华到后来的慈悲。比于早先流行的《猴哥》《大圣歌》《齐天》,意境可谓更佳,也更丰满。无疑,这曲《悟空》也将成为齐天大圣孙悟空的众多形象新行头。

  之后才知道此曲为早在《好歌曲》中戴荃所演唱;当然现在也不甚了解这个节目和这位艺人。不过浏览了网上流传的关于词曲评价,乐评人邓柯老师的观点,很是让笔者共鸣;复制如下:

  先扯远一点。我们平时老听到一句话「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不管是在课堂、纪录片、选秀场,或者是旅游景点节庆晚会上,一看到各种京剧昆曲杂耍节目,往往就会有人拔拔高调喊喊口号比如保护传统文化什么的,然后再来上一句不咸不淡的「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但是一扭脸大家还是该听摇滚听摇滚,该看大片看大片。我们的传统音乐是座宝库,但可惜在现代文化产业中,还没能加工成优质的商品。传统艺术再精美、再璀璨,它们还保持着过去的形态,难以寄托当下的情感、融入日常的生活。
  再扯远一点。十九世纪下半叶的美国,南北战争结束不久,虽然经济已经迈上快速发展的道路,但文化艺术上还无法摆脱面对欧洲时的不自信。其时的美国仍然被视为文化艺术的荒蛮之地,在欧洲乐坛混不下去的草台班子跑去美国走穴圈钱都会被奉为上宾。但状况逐渐有了好转,美国音乐家开始关注本土音乐,关注那些被「主流圈子」忽视的民族音乐(主要是黑人音乐),比如布鲁斯(Blues)、黑面人游艺歌曲(Minstrel Songs),黑人福音歌曲(Gospel)等。在对民间音乐进行整理、分析、再创作的过程中,音乐家们在保留其精髓(Blues 五声音阶、即兴、Shuffle 律动、Call&Response)的同时,又对其不利于推广传播的部分进行修改(规范格式、强化旋律性、强化主副歌结构),使之在格式上符合其时的传媒渠道,比如活页歌谱(Sheet Music)和刚刚兴起的唱片和广播。同时题材上也摒弃乡村生活,专注爱情歌曲和乡愁描写(投城市底层劳动者所好),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这个把美国民族音乐逐渐世俗化、商品化的过程,也是拉格泰姆(Ragtime)、爵士乐(Jazz)等风格逐渐形成的过程,还是叮潘巷(Tin Pan Alley)与百老汇(Broadway)等现代音乐产业逐渐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也是美国逐渐摆脱文化不自信、渐构建国家文化软实力的过程。
  这个发展思路值得中国流行音乐借鉴。我们有丰富的传统音乐宝藏(虽然音乐家在古代不太受待见但几千年攒下来的好东西还是不少),还有这么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音乐,可供我们使用的素材太多了。但素材还是要加工的,否则再好的食材,把半成品端上桌子也没法吃啊。音乐素材中该如何取舍?哪些传统该坚持哪些规则该突破该怎样和当下的社会对接该怎样和现代生活串联如何把握其中的分寸和姿态,是所有中国音乐人都应当思考的问题。
  那么具体到《悟空》,这是首中华元素和流行歌曲融合得让人非常舒服的歌,分寸、层次推进、爆发时机都拿捏的非常好。寻常套路且不提,单把「传统元素所占比例」拎出来当作一条线索审视,《悟空》都显得非常工整且有层次:前奏是很西方的琶音织体,主歌铺垫点到即止,没有画面感、也没有场景构建,时间民族地域信息通通没有,只淡淡地点了点怅然的情绪(钢琴还走了和声大调呢)。尔后歌词的禅意渐渐涌起,竹笛切入,歌词渐渐靠近主题,而演唱上也开始强化咬字。从「叫一声佛祖」起,歌词已经文白相间,演唱不时间隔着半句戏曲说唱,偶尔闪现的尖团音为歌曲染上了浓浓的京剧味道,笛子的吐音花舌游走得上下翻飞,失真吉他引领着乐队进入时还点缀了铙钹——如此复杂的元素融合起来画风却毫不违和,同时旋律下方的和声连接工整丰满,摇滚织体、律动层次丝毫不乱。如此的组合取舍、搭配比例,新奇、精妙,我喜欢。

  几许年前,国漫国剧其实也曾有过”大闹天宫“,即便在数十年后今天也是大放异彩,盛名久播;只是这近10多年,被好如跟”悟空“一般“被”压在五行山下被睡着了(一连用了好多“被”,其实真的是“被”)。你看,即便我自己说下最爱的动漫或动画电影(近20年内的),不是岛国的《火影》就是大洋彼岸的《功夫熊猫》;次次次喜欢的,于国产之物,真的无法将其排将进列。而今夏,田晓鹏导演带着历经几年的诚意满满,为大家奉上了相当不错的动漫《大圣归来》同时,也暗暗带来了那久违的信心和尊严。

  对于音乐,国产阵地虽然看似繁荣昌盛,时时也能流传出名曲,传唱声盈满大街小巷。即使不懂音乐的我,也知道,这其中大多不是翻唱,就带有模仿。即便全新原创,也难有大新意,不过换个调子加些乐器再弹弹;学,没学到精髓,仿,倒防出外表。更掺杂有一副不雷宇宙不罢休的气场,怎么雷人怎么嗨的清新老气。这跟当下国产电视剧如出一辙的风气。但,真的如邓柯先生所说,泱泱天朝,好歹上下五千年,缺乏的肯定不是元素和乐器,更是不缺乏人和人才。只要想搞认真搞,怎的搞不出好东西?百般武器,虽有“一寸短一寸险”,但真正威力不也得是看使用者乎?万千乐器,钢琴可是更比“二胡笛萧”更妙?不过使用者之别罢了。音乐素材中该如何取舍?哪些传统该坚持哪些规则该突破该怎样和当下的社会对接该怎样和现代生活串联如何把握其中的分寸和姿态,是所有中国音乐人都应当思考的问题。这样说,不过是怀着大愿:中国音乐人能够汲取自己传统元素,萃取精华,吸纳百家长,结合现代生活,把我分寸和姿态,创造出油自己特色的好听音乐。真的不希望,打开各种音乐平台,点击写歌或经典火传统音乐,搜索到的全都是英文啊,纵有几首咱本家的,真的就是几十年前的经典!要知道,‘地动仪’拿出show多了,哪儿来的事自豪呵?怕都是羞人的伤感!

打赏

广而告之


文章目录